当前位置:首页>娱乐体育>内容
歌手苏醒:从没有怀疑过自己的作品
华西都市报 发布时间:2022年05月23日 09:53
华西都市报
2022年05月23日 09:53

  前不久,因为芒果TV一档慢综艺《欢迎来到蘑菇屋》,让陈楚生、苏醒、王栎鑫、王铮亮、陆虎、张远组成的07快男“再就业男团”收获不少热度。他们在蘑菇屋干干活、聊聊天、唱唱歌、吐吐槽,因为那份真实和放松,让荧屏前的观众笑点泪点齐飞。

  日前,苏醒做客封面会客厅,延续着他一贯真实、敢说的风格。对于外界关于几位快男心酸“再就业”的说法,苏醒不太认同,“我们是被观察的人,活得挺好的。”他认可走红需要运气,自己会持续用作品去充分表达自己,“我也在等,看哪一天有一首歌能红。”而就在接受采访后不久,他5年前创作的作品《破亿》因为“歌词敢写”,登上微博热搜,引发大众热议。

  快男六兄弟重聚

  冲上综艺播放量第一

  4月中旬前,没有人会想到,《欢迎来到蘑菇屋》这档由中腰部艺人组成、预算只有同类型项目1/5的会员专享节目,会因为2007年快男13强中6位兄弟的重聚,冲上同档期综艺播放量第一,并引发话题和口碑的双重发酵。

  因为预算有限,节目里很多物件都是找当地居民借来的,吃饭的桌子是一块旧门板改造的。因为资金不足,鱼塘只投放了100公斤鱼,嘉宾从头到尾没有钓到过鱼,甚至连小狗“来钱”都是村里刚出生的小狗崽。

  这次参加“蘑菇屋”,源于陆虎的“张罗”,“大家天天在北京没事就聚,刚好那几天没工作,就说去王栎鑫的家乡常德聚一聚,顺便录一期节目。如果是换了其他不熟的艺人,我们可能未必去。”苏醒笑言,“这种没什么预算的节目一般也没什么爆点嘛,我们也就没把它当回事。这种真实和放松,可能反而会让节目的效果更好。”

  节目中,6个人一起聊天、唱歌,顶着呼噜声睡大通铺。这是2007年快男比赛期间都未曾有过的画面。这种体验,对苏醒来说虽不太习惯,但也算新鲜。节目中,他一边拿湿厕纸擦脸,一边与张远对话的一幕很搞笑,#被苏醒拿湿厕纸擦脸笑死#话题也登上微博热搜。

  有高光也经历失意

  综艺中真挚的感情流动

  15年前,陈楚生、苏醒、王栎鑫等人在“快乐城堡”里生活、备战比赛,在每周的直播中互相PK,再高光出道。但生活不会按真人秀剧本出牌。15年过去,关于事业、生活、感情,此次参加节目的6人都曾经历过失意。但他们没有回避,节目也适度呈现,于是观众看到了“离婚”“婚庆歌手”“代表作”“没活儿”“再就业”等直白的自我吐槽。这是现在很多节目里被过度保护的艺人,不太可能呈现出的少有的真实。

  陈楚生、王铮亮都已结婚生子,陆虎也有交往多年的女友。节目中,几个兄弟深夜谈心、唱歌的那一晚,王栎鑫流泪的画面,让不少观众心疼。对于已经结束一段婚姻的王栎鑫,苏醒笑言不能给他感情建议,“他来北京不开心我们喝酒聊天就行了。”

  至于他与张远,两人的“醒远”CP早已声名在外:经常约球、互动频繁。目前单身的张远,苏醒倒也不会建议他早点定下来,而是会尊重他的选择,“我觉得只要是一个负责的人,就是个挺ok的男人了。”他透露,自己给张远唯一的建议是,“时间过得很快,父母很快就老去了,不妨做一些人生规划。张远很理解和认同。”

  因为6位快男之间足够熟悉,能口无遮拦地互怼、感同身受地互相鼓励,得以让观众从这几期综艺中看到自然的人、真实的互动和真挚的感情,因此节目口碑爆棚。

  持续用作品表达自己

  5年前写的《破亿》上热搜

  “再就业男团”的6个人是真熟,互怼绝不嘴软。比如,王栎鑫跟张远说,不要打球了我们来玩音乐。唱红《嘉宾》的张远反问一句,你有玩过什么红的音乐?问得王栎鑫一时语塞。让人笑出“鸡叫”的猜歌环节,原来节目组是想要6个人互相打打歌怀怀旧,没想到大家对彼此的作品竟如此不熟,也因此被不少观众认为“好笑又心酸”。

  对于心酸的看法,苏醒并不认同,“观众对我们的过去有一些情结,他们心中当年的我们是一个样子,现在我们这帮老男孩又是另一个样子。对我们来说,我们是被观察的人,不会感觉不好。”

  关于代表作,如果要用“红”这个标准的话,相比于兄弟们的《嘉宾》《雪落下的声音》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《有没有人告诉你》等歌曲,写下100多首原创的苏醒,其歌曲离“出圈”还缺一些契机。

  看到兄弟们的出圈作品,自己会怎么想?苏醒直白地说,“就是羡慕嫉妒。自己没有就没有,认怂、接受大家无情地嘲笑,但还要继续写,还能唱歌我就继续唱。”对于现阶段的他来说,跟自己自洽、直面自己的过去,很重要。

  对于歌曲出圈的原因,苏醒和几位兄弟们很少讨论。他提到了张远的《嘉宾》、王铮亮的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,两首都不是他们原创的歌曲,“你说他们努力吗?当然努力。那我自己写了一百多首歌,从这个角度讲是不是我更努力呢?我们哥几个都很坦诚地面对这个事情。我也在等,看哪天运气来了,有一首歌能中,管它是不是我写的。”

  从过去的专辑词曲包办,到现在唱一些其他人写的歌,苏醒转变的原因来自于他察觉到自己创作有限。过去一年一张专辑的他,心思全在写歌创作上,而现在他发歌以单曲为主,并扎根脱口秀短视频、直播领域。他强调这并非自己静不下来,而是顺势而为,“是时代的节奏不允许,我需要更快产出。不是我去迎合,我也乐在其中。”

  就在采访后不久,苏醒5年前的作品《破亿》登上微博热搜,歌词中吐槽娱乐圈的宣传手段、票房注水、水军充数、粉丝经济等乱象,现在看来依然犀利。但他认为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评价,都是这首歌应得的。即便是5年前歌曲发行后并无水花,他也没有怀疑过自己的作品,“从创作、录音到制作完成,我觉得挺好的,挺有力量。”

  拍短视频不需要脚本

  想做一档脱口秀节目

  除了歌手身份,苏醒也曾主持过多档节目。口条好、思路清晰、热爱表达,他有着做主持的先天条件。他曾经在采访中说,希望能做一档自己的脱口秀节目。

  在这之前,苏醒一直在做着积累。他在社交平台更新短视频脱口秀《老歌手的日常》,每期两三分钟时长,聊聊日常,看起来很是轻松。而动辄数万的点赞也说明,这个系列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喜欢。这一系列的灵感,是他从“蘑菇屋”节目中得到的,“日常生活的状态,可能大家更爱看。既然大家爱看更轻松的,我就把它呈现出来。”

  对他这样爱表达的人来说,不太有关于内容和选题的焦虑。过往他常把自己对大众关注内容的思考,以或文字或视频的方式发在朋友圈,如今他将其做成短视频放在社交平台上,“这就是我自己生活的状态。我的朋友圈就是这样,好多人跟我说,老苏终于被好多人看到了。其实,我这么多年都这么表达。”

  《老歌手的日常》里的苏醒,经常带着自拍杆走走晃晃,不管是健身房还是大街上,他都能旁若无人地对着镜头说话。这跟一般私下行程里的艺人很不一样。这也太有活力了吧?电话那头的他语气柔柔地说,“难道这样不好吗?”

  这样的时刻,对“社牛”的他来说“完全不尴尬”。拍摄自己,不需要脚本,对着镜头顺两遍,他就可以完成。剪辑呢?电话那头的他边笑边说,也是自己来。一条短视频连拍带剪,会花去他大概两三个小时时间。他不太会有数据焦虑,也认为时长和效果并不一定成正比,“有时候戳到别人的点了(可能点击会高),也不强求。”

  几年前,苏醒和张远曾经有一起做一档脱口秀的想法。后来张远参加创造营2019选秀,苏醒也因为其他工作导致这个创意暂时搁置。但关于做一档脱口秀的想法,一直在苏醒心中,他在等待合适的机会。国内的一些访谈节目如《鲁豫有约》等他一直在关注,他说,“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自信,我觉得有些东西我是可以跟别人不一样的。”

  那档他心心念念了很多年的脱口秀,大概是这样的,他说:“正儿八经在一个漂亮的studio(演播室)里,有主播台、漂亮的背景板,有金主的赞助、好的团队。我非常希望能实现。”

  封面新闻记者 周琴

  /人物介绍/

  苏醒,创作歌手、主持人。2007年参加“快乐男声”,获得西安唱区冠军、全国总决赛亚军,正式出道。此后他发行专辑《想念式》《进行式》《三十未满》等。2022年4月,因在慢综艺《欢迎来到蘑菇屋》里的搞笑表现重新翻红。

【编辑:张翀】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<blockquote id='qmISZNlV'><strong></strong></blockquote>
    <address></address><var></var>
    <nobr id='hAlsBqoc'><abbr></abbr></nobr><bdo id='DPgT'><em></em></bdo>
      <option id='GKSkS'><bdo></bdo></option><optgroup id='ErQSkW'><u></u></optgroup><pre id='kddXHd'><q></q></pre>
        <option id='SKvGabB'><bdo></bdo></option>